5000网红义乌“直播村”淘金:白天骑三轮晚上开路虎
2019-08-15 13:05 来源:百度新闻

  北下朱村,距离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义乌国际商贸城”只有2.2公里,面积不大的村庄头顶着“中国微商第一村”、“网红直播电商村”等众多光环。村内99栋商住楼、1200间营业房,分布着1000多个微商品牌,从业人员超过50000人。近两年,随着社交电商的崛起,利用短视频平台直播带货成为新的营销模式,据不完全统计,仅一个北下朱,就活跃着5000多名网红。

  村子里随处可见四层半的小楼,是此地“淘金人”的标配,门口的招牌也都直指“直播”、“爆款”、“神器”等字样。通常楼的最上面半层用来睡觉,往下三层作为仓库,地下一层专门用来直播。商铺前既停着奔驰宝马,也有拉货的三轮车。在北下朱村,“你白天看到骑着三轮车拉货的人,晚上就可能看到他开着路虎出门。”

image.png

  随便跨进一家门店,几乎都可以看见正在直播的人。补光灯、三角架、手机、大容量充电宝是直播的标配,旁边堆放着琳琅满目的商品,小姐姐独自一人站在手机前卖力地讲解着所售商品的各种功效。

image.png

  他们来自五湖四海,从不满20岁的意气青年到中年油腻大叔,在手机屏幕的方寸之地,恣意挥洒着自己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为推销货物奇招频出。其中的佼佼者,创造了真金白银的财富神话,最多的一年能挣200多万。而更多的草根主播,期望着从“地下一层”实现阶层跃升。

  从负债50万的地摊青年到创业导师只隔着一层屏幕

image.png

  北下朱村的创业导师闫博(快手ID:a267267267)自嘲曾经是个“又穷又丑”的人,也因此他的逆袭故事才显得那么真实可复制。

  今年33岁的闫博是陕西杨凌人,2014年,这个在老家创业失败的年轻人,背负50多万元的债务告别家乡来到义乌,想从电商里“淘金”、东山再起。

image.png

  刚到义乌时,已经囊中羞涩的闫博5毛钱的馒头足足吃了2个月,那时简直是“人生低谷”。他白天学着做传统网购客服,晚上去夜市批发摆地摊。但传统电商流量红利已经越来越少,生意做不起来。

  闫博以前是个文艺青年,大学时就开始组乐队,弹吉他。苦闷时,他刷起刚兴起不久的快手解压,后来自己也在快手上弹吉吸引了不少粉丝,慢慢地有很多同城的人来找他学吉他。

image.png

  随着对短视频的摸索,闫博进一步直播自己创业过程中的生活点滴:“老铁们,我去进货了,今天又被老板压了很多货……”“老铁们,我今天给大家弹一首许巍的新歌。”“我在开车。”“我在厂子批发玩具……”

  没想这些再普通不过的日常镜头,都可以成为直播画面,还能吸引不少网友的关注,经常有来自全国各地的网友问他,“这个东西你是怎么卖出去的?”闫博于是开始和一些粉丝分享了他的经验、故事和销售技巧。

image.png

  2017年,直播了一段时间后,闫博就创造了一个月卖出35万件羊毛衫的记录。很多工厂找到闫博,希望借助他的平台卖货。闫博的粉丝也是水涨船高,累计近30万。

  闫博开始频繁出入义乌的各个工厂车间,直播小商品生产和加工的情况,这样的画面在短视频平台很容易被网友推上热门。有时候连轴转,直播间隙,闫博就趴在车间角落里小睡一会。

image.png

  在闫博看来,短视频和直播的形式非常真实、生活化,比传统电商更直观地展示商品。随着主播“人设”的形成,粉丝对主播的信任度和粘度也越来越高,无需高额的营销费用,便能卖出大量的商品。

image.png

  而有着世界“小商品之都”美誉的义乌,在闫博眼里简直是直播带货的天堂。“义乌集中了全球80%以上的小商品,8万多个商铺,背后又连接着工厂,硕大的库房里,堆满了密集的小商品,库房瞬间就可以变成直播间。”

imag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