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家政专业观察:“大学生保姆”偏见与正兴起的产业
2019-08-13 09:26 来源:百度新闻

  在吉林农业大学读家政学的陈秉卓(化名),最近两年最怕别人问起的就是:你读什么专业?“家政学”三个字总让他感到尴尬。而他身边寥寥知道的几个朋友,第一次听说时,也是满脸惊讶,“毕业去做保姆吗?”

  国内最早开设本科家政学专业的吉林农业大学,每年仍有50%的学生都来源于调剂。外界对于家政学的不了解和偏见,让这个专业始终显得小众和冷门。

  但也有学生对家政学专业的前景保持乐观,认为在老龄化趋势和开放二孩的背景下,家政是一个朝阳产业,国家政策的提倡也让他们更有信心。

  今年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家政服务业提质扩容的意见》,提出了36条具体政策扶持家政行业发展。7月5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负责人谢俐表示,每个省份原则上至少有一所本科高校和若干所职业院校开设家政服务相关专业。

 

  相关政策的发布,在家政行业激起了千层浪。有人为“家政学毕业出来做保姆”的误解感到愤愤不平,有人为目前家政行业是否成熟而隐隐担忧。

  偏见与困惑

  家政学专业是一个长期被误解的专业,而误解多来源于不了解和社会上的偏见。

  2014年,何晓灵的高考成绩不太理想。作为独生女,父母希望她能留在身边,为此,何晓灵填报了市内的一所高校,却没想到被调剂到了家政学专业。“知道后我是很懵的,因为在此之前,我们一家人都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的专业存在。”

  因高考分数不够而被调剂到家政专业的学生不在少数。在国内最早设立本科家政学专业的吉林农业大学,家政学系主任吴莹告诉澎湃新闻,专业至今面临着“招不满人”的情况,“每年仍有近一半的学生是调剂过来的”。

  同样被调剂到宁波卫生职业技术学院家政学的侯舒宇(化名),曾一度抵触得想逃离,但碍于转专业实在太麻烦,“那段时间是我大学里最难熬的日子。”

  在学生中,有人在学习后找到了兴趣点和发展目标,有人却始终无法融入其中,何晓灵则是后者。她告诉澎湃新闻,排斥原因与专业名称有一定关系。

  “考上大学之后,身边人都会比较关心学校和专业,感觉每次和大家说家政专业都会引来诧异,网上也会说‘大学生保姆’之类的。”亲戚和何晓灵说:“家政专业好,现在保姆和月嫂都多少钱一个月了?比研究生都赚得多。”看似鼓励的话,在何晓灵看来都是误解,“说到底,很多人对家政的了解还停留在很基础的阶段。”

  也有朋友委婉表达疑惑:“做家政还需要读大学吗?你们都学什么?”这些问题常常让何晓灵觉得尴尬。

  但在日常学习中,何晓灵又承认这个专业“确实实用”。课程安排上,小到烹饪、插花、茶艺,大到理财、人力资源、管理,他们需要学习的内容非常广泛且丰富。四年学习下来,班里包括何晓灵在内的不少独生子女,都成为了生活上的一把好手。但“实用”并不是大学生的追求,在男生眼里,这些课程反而多少偏向于“娘炮”。

  何晓灵所在的班级里,仅有3名男生,“女多男少”也是家政学班级的普遍现象。吉林农业大学家政学大三学生陈秉卓,在学习三年后,依然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迷茫。

  在他的大学课程里,包含了服饰设计与制作、服饰美学、家庭营养烹饪学、老年人心理学、教育心理学、茶艺与插花、社交礼仪等等。但陈秉卓坦言,他感兴趣的课程极少,“大男人学家务、做饭、艺术,总觉得很违和。”尽管学校的烹饪课程教得很详尽,但陈秉卓至今连一个菜都不会炒,“可能心里比较排斥”。

  刚入学时,每每谈到就业,陈秉卓就觉得有些焦急,一个男生学习了家政学,让他看不到出路。家人也一直在帮陈秉卓想着“出路”,比如开设家政培训机构,但作为没有实际工作过的大学生,陈秉卓觉得自己的培训能力甚至比不上有经验的家政从业人员;而进入大型家政公司做管理,陈秉卓又自觉比不过人力资源或工商管理专业的学生。

  事实上,早在前几年,针对家政学开设课程广泛这一问题,有人提出了“杂而不精”、“万金油”等说法。“好像什么都学了,但又什么都没有学精”,是部分家政学学生的困惑,也是陈秉卓的困惑。

  不过,三年学习下来,陈秉卓也认识到,家政学并不仅仅等同于“做保姆”。“它是一个大学科,大多数师兄师姐毕业后都是从事家政培训、管理,或者进入教育机构、养老机构做管理。”

  朝阳产业

  也有乐观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