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十二时辰》“暗藏”戏骨,原来都来自话剧舞台
2019-08-13 04:46 来源:百度新闻

  《长安十二时辰》除了极富美学的镜头、考究精细的服化以及严谨紧凑的剧情外,剧中各类角色的演技也是“好评收割机”。尤其在剧中扮演何执正、林九郎、郭利仕、闻无忌等角色的演员,表演令人印象深刻。巧合的是,除了饰演何执正的演员韩童生是中国国家话剧院的演员,算上剧中张小敬的扮演者雷佳音、林九郎扮演者尹铸胜、闻无忌扮演者杨溢、郭利仕扮演者吕凉、客串露了一脸的周野芒五位演员均来自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他们的演技之所以能一出场就被观众所记住,或许跟他们常年在戏剧舞台上的历练有关。

 

  林九郎是朝着正面人物去演的

  尹铸胜 饰 右相

  角 色 小 传

  《长安十二时辰》中权势冲天、城府极深的右相林九郎是历史上著名的奸臣李林甫。李林甫担任宰相十九年,深得唐玄宗器重,后世史书多描述他专权专断,排除异己,嫉妒心及报复心强,但从来不表现出来。著名的成语口蜜腹剑——“口有蜜,腹有剑”说的就是他。由于李林甫重用胡将,最终导致了安史之乱,他也就成了大唐盛极而衰的关键人物。

  尹铸胜所饰演的大唐右相“林九郎”,被很多观众认为是迄今为止整部《长安十二时辰》中塑造最成功的角色之一。原著当中林九郎(李林甫)出场次数屈指可数,只在故事接近尾声的时候有过一场与李必(李泌)的对话,并由此暗示整个故事背后的真凶。剧版则给了林九郎更多的出场机会,虽然这个角色不讨喜,但在尹铸胜的塑造下依然展示出大唐宰相具有运筹帷幄,不出府邸便可知天下事的胆识和气度。林九郎在这部作品里,行动范围多在府邸的花房内,即使场景单一,但他所具有的对于权术的玩弄,仿佛都被尹铸胜演绎得淋漓尽致。

  作为曾经在舞台上塑造了“商鞅”等诸多经典形象,演了20多年话剧的尹铸胜而言,近年来迫于来自生活上无形的负担,他将自己的大部分精力放在了影视作品拍摄当中,谈到出演《长安十二时辰》,其实也是为了帮同为西安人的好兄弟曹盾,没预想它在播出后的传播能力如此之广。开机之前,他翻阅了包括《李林甫传》、《大唐六典》等大量文献和书籍,将李林甫的功绩仔细分析了一遍,直觉告诉他,李林甫这个人有争议,并非世人所认知的那样。尹铸胜认为“在盛唐时期,能够做19年的宰相,朝廷六部他做过五部的领导,真是奸臣能立得这么久吗?而历史往往是历代皇帝的史官所写,造成争议的原因可能多种多样。”直到开拍前,他向导演表示,对于“林九郎”自己还是希望朝着一个正面的人物去塑造。

  《长安十二时辰》里演员所说台词大多都是“半文半白”,如何将带有文言文的台词通过自己的表演舒服地表达给观众,尹铸胜表示这其实并不轻松:“如果将文言文翻译成白话文去表达,自然叙事性和语气重音就会大大减弱,尤其宰相又不能像别的角色经常讲日常语汇。拍摄时,我要求自己前一天晚上就要把第二天要拍每场戏的台词认真看一遍,碰到一些特殊字尤为谨慎,古文中有些字在一句话中有多种解释,稍有偏差,表达便会不同。”

  尽管表演“不轻松”,但作为一个长期扎根在舞台的话剧演员,尹铸胜还是颇有自信:“话剧演员首先懂得分析剧本,包括人物特点、人物性格、前史等,另外话剧演员遵从的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表演体系,无论镜头在哪,他注重自己的叙事是否清楚。没有上过舞台的演员,相对状态比较单一,更注重的是外在形象与台词的表达。话剧演员也懂得掌控节奏,比如包括韩童生、吕凉在内的几位老演员,说起台词来让人听着非常享受,我们在一起搭戏,接起来都十分舒服。”

  尹铸胜当年曾凭借话剧《商鞅》包揽了中国话剧界所有最高奖项,谈到这部作品时他有着特殊的感情。“随着自己年龄增大,要是再复排《商鞅》,论体力肯定跟不上了,但对于舞台自己依然向往,如能遇到优秀的剧本和导演,希望还能站在话剧舞台上。”说到这里,尹铸胜由衷感叹道,“演员是个挺遗憾的职业,年轻时有身体和能力的时候,戏演不好。等上了岁数,戏越演越好,但没力气了。演戏其实就是生活经历。”

  之前不接古装戏,因为制作不考究

  杨溢 饰 闻无忌

  角 色 小 传

  张小敬出生入死的好兄弟,闻染的父亲。在《长安十二时辰》中一位很悲壮的人物。戏份不多但却是整部戏的重要所在。当年坚守烽燧堡之时,同样是弹尽粮绝,同样是危如累卵。在自己想要撤退之时,团长闻无忌的一句“不退”萦绕在张小敬的耳边,也是张小敬能够力挽狂澜的精神支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