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高峰时段 广州这些路为何还是堵?
2019-08-12 16:45 来源:百度新闻

  不是高峰时段 广州这些路为何还是堵?

不是高峰时段 广州这些路为何还是堵?

北环高速沙贝路段行车缓慢

不是高峰时段 广州这些路为何还是堵?

较多交通灯位致交通不顺的广州大道北

不是高峰时段 广州这些路为何还是堵?

  扫码参与“有事好商量·民心筑城”专题互动,了解更多详情

  记者跑

  本期话题

  改善交通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梁怿韬

  总策划刘海陵 林海利 黄洁峰 颜复琼

  统 筹刘云 李志洁

  执 行梁怿韬 崔文灿 刘云 陈秋明 林诗妍 张豪 李焕坤 薛江华

  制图/陈健怡

  堵车,对于广州市民来说,并不陌生。交织在旧城和新城的道路网络,为近2000万在这里生活工作的人提供出行服务。有的堵车是可以预计的,如每天都不得不面对的早晚高峰。蹊跷的是,广州有一些道路,无论是否高峰期都在堵,为什么?

  根据市民提供的线索和广州市政协委员对交通拥堵的调研,羊城晚报记者走访了广州城中一些高峰期以外依然拥堵的路段,除体验堵车之苦外还探寻堵车之原因,希望在有事好商量的背景下,能否找到解堵复畅的良方。

  问堵A

  “漏斗式结构”

  高速变“慢速”

  提起不管是否高峰期都会拥堵的广州道路,曾对广州交通拥堵问题进行调研的广州市政协委员何亚东,会把机场高速三元里路段列出来,“这段路,现在已是常态化的拥堵”。

  在8月10日星期六非工作日也非早晚高峰的正午12时,羊城晚报记者驾车从内环路进入机场高速三元里往机场方向的路段。在靠近三元里收费站时,记者发现,从三元里大道地面进入机场高速三元里收费站的车辆,已在匝道上排起车龙。

  看到高速公路收费站堵车,不少人会觉得是车辆排队进站拿卡惹的祸。但当车辆驶离收费站后,预想中的道路拥堵解除并没有出现。出了三元里收费站,机场高速还需承担广园西路南往北、北环高速西往北、北环高速东往北等三路接入车流。一共4路车流汇入后,机场高速三元里以北路段开始收窄,一度只剩单向3车道。拥挤在4路车流但只有3条车道上的记者,发现该路段车速只有每小时20多公里。直到过了平沙单向车道增至4车道后,机场高速往机场方向的车速才开始逐渐加快。

  “从北环高速开车上机场高速的车,很可能在北环高速上已经‘塞’过一轮。”谈到机场高速三元里路段的塞车,金沙洲居民杨先生会让记者关注堵车方式“有些相似”的北环高速沙贝路段。8月7日非高峰时段的16时,记者在北环高速沙贝西往东路段看到,该路段不仅需要接纳广佛高速佛山往广州的车龙,还需接纳西环高速南往西、金沙洲地面进入高速等3个方向的车龙。从7月1日至7月17日,北环高速沙贝西往东路段,有8天时间被广州交警微博提示“交通拥堵”。

  “高速公路堵车,普通市政路也堵。”谈到堵车,杨先生无奈地道出住在金沙洲的无奈。除了北环高速沙贝路段,金沙洲通往市区的金沙洲大桥,也长期拥堵。同在8月7日16时许,记者看到该桥梁往市区方向处于拥堵状态。当不少开车上桥的司机觉得过了桥之后便能躲避拥堵畅顺进入广州市区时,车辆又会在汇聚金沙洲大桥往市区、罗冲围往市区等两路车流的内环路增槎路放射线上塞车。

  通过走访,记者发现上述三处拥堵点均有一个共性——一条道路同时要承受两条甚至以上道路汇入的车流。在今年广州市政协城建委对广州交通拥堵的调研中,“漏斗式结构”,成了部分委员调研时对这种路网的形容。

  问堵B

  道路被占用 堵车难避免

  当道路因各种原因被占用时,堵车也会出现。

  8月9日中午12时,同样是非高峰时段,羊城晚报记者在荔湾芳村东漖北路看到,该路南往北方向出现长长的车龙。与该道路相交的花蕾路,同样拥堵。记者发现,从公交车上下车步行的乘客,比公交车更早离开这段拥堵的道路。

  “从今年6月底开始,这条路天天塞。”路旁士多的店员介绍东漖北路6月底至今的路况。据悉,自今年6月27日位于花地大道和龙溪大道交界的龙溪立交因安全隐患封闭维修以来,不少车辆便辗转通过东漖北路、花蕾路等道路通行。

  “从去年开始,我就感到芳村的路好像没有一条好走过。”提起龙溪立交因隐患而封闭维修,该店员便继续说起芳村地区路网无法正常通车的问题。据悉,去年11月,同样因为出现险情,同在芳村的花地立交开始封闭施工,到今年4月更因应急施工无法消除桥梁隐患,相关部门决定拆除该桥;目前封闭维修的龙溪立交,同样在去年11月曾有封闭维修,今年1月维修结束恢复通车没多久,6月份又因再次有险情而封闭;除了这两座立交,因地铁11号线施工,芳村大道的石围塘和花地大道路段又占道围蔽施工,芳村大道南正进行快速化改造,7月18日广州又晒出了芳村连接海珠的鹤洞大桥需大中修的招标公告,“到处都在修路,好像没有一条路是好的。”店员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