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里放气球”的上海台风研究所 “利奇马”登陆,他们逆风而行
2019-08-12 04:47 来源:百度新闻

  “台风里放气球”的上海台风研究所 “利奇马”登陆,他们逆风而行

“台风里放气球”的上海台风研究所 “利奇马”登陆,他们逆风而行

  上海台风研究所野外观测团队的成员们。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受访者供图

“台风里放气球”的上海台风研究所 “利奇马”登陆,他们逆风而行

野外观测团队使用的移动监测车。

“台风里放气球”的上海台风研究所 “利奇马”登陆,他们逆风而行

  野外观测团队施放的第三只臭氧探空气球。视频截图

  8月10日凌晨,台风“利奇马”登陆浙江温岭,上海台风研究所的野外观测团队却选择“逆风而行”。

  作为我国唯一专门从事台风研究的公益性研究机构,上海台风研究所在2007年组建了国内第一支台风野外观测团队。每到台风季,团队成员就披上防风雨衣,乘坐装满高科技仪器的移动监测车,向风暴挺近。

  这一次,十余人的观测团队于8月8日下午抵达舟山观测点,陆续施放了十多只带有检测仪器的探空气球,包括四只臭氧探空气球。

  这是我国首次对台风中臭氧浓度的分布进行探测,目的是探究台风登陆对平流层物质和能量交换的影响,为公众提供更可靠的环境气象保障。

  施放第三只臭氧探空气球时,正值台风登陆,观测点风力10级以上。当时的视频显示,直径两三米的气球犹如一头白色野兽,观测人员在狂风暴雨中与其“斗智斗勇”十多分钟,终于成功放飞。

  昨日,新京报记者对话上海台风研究所副所长汤杰。

  台风天里放气球

  新京报:你们是怎么成功把气球放上天的?

  汤杰:我们先给气球充氢气,充气就花了十多分钟。我们还买了一张很大的床单,我和另一个同事把床单撑开,给充气的气球挡风。好不容易把气充满了,我们得拼命拽着气球,寻找一个间歇期,让气球能够升上去。气球不是充好了气就可以放的,它下面拴着的观测装备不能触碰到任何硬物,只要碰一下就作废。但是也不能等待太久,因为气球本身是个橡胶制品,经过大风不断的拉扯,就像橡皮泥失去了弹性一样,到高空时可能就无法膨胀了。

  新京报:在台风中施放气球难度是否很大?

  汤杰:我们这次使用的臭氧探空气球净重是1600克,充了气比一辆小型卡车还要大。在11级风力的条件下,就会特别招风。台风登陆时,风向瞬息万变,要不断地变方向跟它“拔河”,不仅费力气,还得“斗智力”,我们同事最后虎口都勒得发红了。

  8月10号凌晨台风登陆时,观测点的风力在10级以上,雨打在脸上,就像有人不断在抽你耳光,或是用小石子往脸上扔一样。眼睛几乎难以睁开,我当时戴了眼镜,还加了一副护目镜,有的同事就干脆把眼镜给摘了。

  新京报:成功放飞时心情怎样?

  汤杰:感到解脱和开心,也有差一点儿就坏事了的侥幸,因为当时附近有一个一米多高的障碍物,气球下面拴着的探测装备飞过它时距离不到一尺,如果不小心撞在上面,装备就全废掉了。

  气球探空的数据更直接准确

  新京报:施放气球的目的是什么?

  汤杰:主要是为了用直接探测手段探测大气中的温度、湿度、压力和风速,这次有臭氧探空,也可以精确测量一下大气中臭氧的浓度和扩散的变化。气球下面会搭载臭氧探测器,升到高空后,可以把空气吸入里面,分析其成分和浓度,最终得到所在高度和环境的臭氧分布情况。

  新京报:只能通过放气球这种方式吗?

  汤杰:雷达和卫星也可以,但它们是遥感,相较而言,气球探空的数据更直接也更准确。气球探空是我们国家乃至全世界通行的、几乎是最可靠的探测空中气象要素的手段。

  新京报:为什么一定要在台风里放呢?

  汤杰:在台风登陆过程中,台风能不能以及多大程度上会把高层的臭氧往地面上带,是不是应该把这个作为环境污染事件来做一些相关的研究和预警,目前还是未知的。一旦掌握了这个规律之后,我们就能为公众提供更好的环境气象的保障。为了比较台风过境前后的变化,我们选择了在台风登陆的前、中、后期分别施放臭氧探空气球。

  新京报:除了气球,还需要哪些设备?

  汤杰:我们随车携带了风廓线雷达、激光雨滴谱、激光雷达等设备,这些都是可以在地面使用来进行观测的。

  新京报:台风过境很多省份,为何选择舟山作为观测点?

  汤杰:这次我们主要是以台风的内核区域以及外雨带为观测目标,除了舟山,在温州、台州和福建的霞浦县也有我们的观测基地,我们实际上有四个点同时在对台风开展观测。在舟山,综合考虑了地面、安全、交通等因素,我们选在朱家尖国际邮轮码头附近。这是一个离海岸线不是太远,比较开阔的地方。

  每年“追风”四五次

  新京报:上海台风研究所为何要组建这支台风野外观测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