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年老堂屋 才情与凄美的风影
2019-08-14 14:19 来源:百度新闻

  两百年老堂屋 才情与凄美的风影

两百年老堂屋 才情与凄美的风影

隐于山中的老堂屋

两百年老堂屋 才情与凄美的风影

观听圜桥事成有志。

两百年老堂屋 才情与凄美的风影

恩治凤沼功倍少年。

  □蒲守国文/图
  从旺苍县城向东,经过40余公里的乐西走廊(东起南江乐坝、西至旺苍西河的槽谷),至三江而北折,然后溯后坝河而上,再行30余公里,来到群山簇拥的万山乡。乡政府驻地东侧,一条弯弯浅浅的溪流蛇折蜿蜒,流泻而出。夹岸,黛青色的山体、碧绿的植被交错掩映,使这里显得极为清静、深幽、新奇而迷蒙,古称濛溪河。
  小河西畔,在被称作菊花寨的嵯峨山峰中段的平缓处,保留着一套穿斗木结构的清代民居。原是一套双天井大院,随着人口的不断发展、变迁,已经变得零落。大院北首的老堂屋前房柱上,悬挂着一副笔力遒劲、储满激励的对联:“观听圜桥事成有志,恩治凤沼功倍少年”。
  四合院的主人姓陈,这套老民居建于清嘉庆时期,距今已有200多年历史,被陈氏族人称为老堂屋。

1兵连祸结 流离转徙

  陈氏老族谱中说,隋末唐初,安徽安庆府宿松县有一个叫陈能的人,率族中亲近本家数人,迁至“蜀阆州之西水(今阆中市东西河村)新井(今南部县境内)”,落地生根,开枝散叶。渐渐地,发展形成一个人丁兴旺的望族,子嗣遍及巴蜀各地。
  传至明末清初,战乱和瘟疫让这个家族蒙受了残酷的重创,人口锐减。族中那些九死一生的幸存者,多数沦入流离失所的窘境。
  按照《移民填蜀诏》的规定,新迁入的外省籍人士可减免4年赋税,像陈氏这样的“实川”者,就没有特别照顾的政策,而且地方政府还把筹集军粮的目光集中到这些老川人身上。
  按陈家营祖坟坡碑记查考得知,雍正初年,在这一支陈氏后裔中,有一对叫陈龙、陈虎的兄弟,就是因为“不支军粮”而“潜徙广元高城(插占于今旺苍县万山乡濛溪河)、梁山(插占于今旺苍县五权镇寨坝河)”,垦荒落业,安身立命。
  那时习惯把地处四川东北部的广元县和毗邻的南江县合称“广南两邑”。两邑之地,烽火虽然早已熄灭,但昔日的繁华却已不再。在荒凉的绵延峰峦间,大量肥土沃田,养育着这些四处辗转、落业插占的新家族及新邻居。
  濛溪河,即今万山乡濛溪村。五峰簇拥、四水汇聚、北屏敦厚、南门洞开的地理精妙,再加上东边的云雾山与西边的菊花寨,如刻意装饰般形成了左青龙、右白虎的风水格局。
  在风水先生的赞誉下,陈虎(字凤徙)定居在这弯弯浅浅的濛溪河畔。所居之地,被后人称作陈家营。

2安身立命 鸾鹄在庭

  几十年弹指而过,陈家营已不能满足陈氏一大家子人居住了。
  族谱中说,到清嘉庆时期,陈虎子孙中有一个叫陈绍华的,买下濛溪河西畔的菊花寨下(今菊花村二组)的全部土地。请了风水先生,前后花费4年时间,新修了一套“两颗印”(一套房子由两个四合院组成)。
  整套穿斗木结构房屋,占地面积大、气势恢宏、用材讲究,让人称羡,美其名曰大屋岭。巍峨菊花寨,四季葱茏;鼎盛大屋岭,百业中兴。从此,这一支陈氏,又在新领地里走向繁荣。
  陈姓家族一直秉承耕读传家的家风,谨守着“勤养家、简养德”的祖训,并以《朱子治家格言》为家训导的范本,传承着严格的家风和家教。
  陈绍华与妻子张氏有三男:长子陈文儒、次子陈文仪、幼子陈文修。在他修建大屋岭房子时,儿子们已接近成人,陈文儒都10多岁了。
  说起陈文儒,那可是“名头响彻高(城)梁(山)二堡、雅号传遍广(元)南(江)两邑”的传奇人物。
  清道光初年,他15岁考中秀才、18岁考中举人,名噪一时。陈文儒不仅年少才高、勤奋好学,而且一表人才,谈吐从容,为当地百年难遇的俊朗奇才。
  陈文儒的成长,倾注着陈绍华夫妇的心血,也是大屋岭乃至整个陈家营族人的骄傲。自然,他也得到特殊的宠爱:终日临窗诵读诗书,从不允许下地干活,出行骑一匹专有的高头大马。
  道光时期(1820-1850),国势走向衰颓,江河日下。西方列强环伺华夏,大量鸦片涌向中国;国内,吏治腐败,社会弊端积重难返,教匪活动逐渐频繁。在这深山里的陈氏门中,依然默守着“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族规。
  那时的读书人,在谋取功名或步入仕途方面,是要看家庭背景及社会人脉的,并不单单取决于“学而优则仕”。像陈文儒这样出身草根的寒门学子,自是不会轻易获得做官机会。所以,放榜一结束,所有举人都四处走动,开始交游。
  新《陈氏族谱·名人录》中写道,陈文儒背着沉甸甸的盘缠包袱(内装沿路生活所需铜钱和结交权贵的仪银),单人独骑,拜谒广南两邑县府。
  按计划,陈文儒先到了南江县,见到时任知县、有着进士出身的雷化醇。这雷大人是爱民惜才的好官,青年才俊的谦恭博学、器宇轩昂,深得他的欢心。除设宴款待外,还挽留陈文儒在府上盘桓数日。
  一官一民、一老一少谈得特别投机,有时还作一些诗词互相酬答、咏和。转眼间,四五天就飞逝而过。陈文儒想起还要去拜访广元知县,就揖别了雷大人。分别时,雷大人提出,他将去陈文儒的居住地大屋岭赠送贺匾和对联。
  陈文儒向广元而去。来到一个人叫茶花沟的小山村。途中,遇到一个美丽女子。通过交谈,陈文儒知道女子姓郝,是茶花沟中一位老童生的女儿。在父亲的熏陶下,女子也识得一些文字,而且性格开朗、热情大方。
  女子得知陈文儒是父亲经常提到的大才子时,邀请陈文儒去她家。老童生见了,奉为上宾。一连三天,陈文儒都盘桓在茶花沟,把去广元县的事儿忘诸脑后。后来猛然想起,连忙告辞。

3变生肘腋 杀身以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