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文创曾经被吐槽,今后会越来越好吗?
2019-08-13 11:06 来源:百度新闻

  “养在深闺”中的大师作品,如何走出博物馆,和年轻消费者实现链接?从严肃艺术到普通市民日常可用的文创产品,又要经过怎样的设计转化?时下热门的文创产业,解决了哪些问题,又有什么新问题、新思路?

  8月9日,以“文创遇见美好生活”为主题的文博机构文创研讨会在中国美术馆文创中心举行,来自文博机构、互联网、文创设计、运营行业的多位代表,就如何用文创做好文化服务、贴近用户,以及文博机构与设计师关系等问题展开了讨论。

  中国美术馆文创工作负责人高扬介绍:中国美术馆依托馆内丰富的近现代艺术藏品资源,梳理出几条文创衍生品开发主线,与微博、众筹平台、文创领域KOL(关键意见领袖)合作,并在最近上线微店“中国美术馆文创旗舰店”;另一方面,中国美术馆文创中心也积极通过IP授权的方式,与肯德基等品牌进行跨界融合。除此之外,中国美术馆还牵头建立了“全国美术馆文创产业链服务平台”,以实现美术馆文创资源共享。到今天,中国美术馆的文创工作已经走出展厅,有了包含艺术商店、书店、咖啡厅和自主品牌文创项目在内的专门空间。

  高扬认为,中国的文化创意产业经历了从“文创1.0”到“文创3.0”的发展阶段。在“文创1.0”阶段,大多数文创产品都停留在“贴图”阶段,这与做旅游纪念品的思路相近;到了“文创2.0”阶段,虽然藏品已经设计转化为文创产品,并在线上商店、小程序、公众号进行分发销售,但利用的主要是馆内资源、平台;“文创3.0”阶段则走出文博机构,开始联合各种力量输出公共文化资源;而在未来的“文创4.0”时代,将可能是一整个文化业态。

 

  任伯年花卉系列艺术衍生品在文博机构文创发展这一问题上,国家图书馆文创负责人说,图书馆的藏品以图书为主,相比博物馆、美术馆,表现力相对不足,知名度较低,IP不强。但是,图书相比于艺术品,其地域性亦不强,因此有利于其文创衍生品在全国范围内的资源、渠道共享、销售共享。文博机构在做文创产品时要把握好文创产品的文化属性,培养用户粘性,结合地产、金融行业对于文化空间的需求,将文创服务缩微到社区中去。

  库淑兰“幸福”系列艺术衍生品恭王府博物馆文创负责人也提到了恭王府“福文化”的开发经验,认为在文创产品开发过程中,要善于寻找新的思路。他提到,有一位中国台湾的文创从业者发现了连他都从未发现的文化亮点。“福文化”虽然是恭王府的招牌,但是在传统且重复的体验中,人们对“福文化”也容易产生审美疲劳。这就要求设计师细心观察,在大家已经耳濡目染的文化中寻找新的特点。

  国家博物馆文创负责人从技术落地的角度出发,他认为,贴图不一定就比其他产品形态低级,旅游工艺品也不一定比文创产品低级,它们本身都是一种传播文化的方式。而应该根据传播效果,来具体考量产品转化形态。

  从IP到商品并不容易

  新浪微博策略业务部高级经理雒超说:“在我们看来,文博机构都是宝藏。”他说,大众并非不想接受优秀的文化、不想消费文创产品,而是对文博机构的许多文化资源,大众不甚了解。因此,在文化资源和文创商品之间,把握中间的渠道十分重要。

  雒超提到,文博机构想要通过相对轻松、娱乐的互联网传播严肃的文化,想要引导大众是不容易的。在他看来,大多数文博机构既然选择了互联网媒体,就必须认识到受众的阅读方式、参与方式和心态上与在文博机构不同。因此,文博机构必须要和网民“玩起来”。在即将到来的5G时代,可以选择用最直接的短视频形式把故事讲好。

  “首先要有关注度,有关注度才有品牌传播。”雒超说,“永远不要低估网友的创作能力,网友参与进来才有话题。”

  以中国美术馆齐白石系列文创作品的营销为例,中国美术馆文创中心联合微博美学,向网友征集以“齐白石的虾”为创作元素的作品,其中优秀作品在中国美术馆文创中心展出。中国美术馆文创中心与各大MCN机构、原创IP作者、原创大v以及手账评测博主进行了合作,微博网友也创作出了各色各样的作品。

  在摩点众筹CEO黄胜利看来,选择众筹有着诸多好处。由于众筹是先筹钱后生产,它提高了受众在文创产品全程的参与度,同时解决了资本来源、商品库存、产品营销和用户沉淀等问题。

  黄胜利说,“现在满街都是IP”,文博机构作为文化资源机构更是不缺IP,可用的宣传资源也非常多,将IP变为商品的设计转化才是最难的,“贴图类”文创产品就是没有做好设计转化,IP和商品之间巨大的鸿沟无法被弥合,产品形态相当初级。他举了故宫文创的一个成功案例:通过众筹,设计师做了一系列的文创产品,形成了类似“漫威宇宙”一样的文创产品序列。

  当消费者变成共同的“甲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