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岭南画派 一代宗师
2019-08-12 17:43 来源:百度新闻

  走近岭南画派 一代宗师

走近岭南画派 一代宗师

  文/羊城晚报记者 施沛霖 通讯员 陈绮雯

  上周日,为期一个多月的“隔山画宗——居廉绘画精品展”在广州北京路开展,居廉绘画精品展专题学术讲座也同时举行,多位专家学者从不同角度解读与赏析居廉的精品佳作,令观者对这位岭南画派开宗立派的人物有了更深认识。

  这次展出的《二十番花信风图册》、《墨梅册》、《花鸟四屏》、《梅花小鸟》及《花卉草虫》等居廉创作的精品四十多件,皆由资深藏家提供,其中朱光旧藏的《二十四番花信风图册》等,将居廉的“撞水、撞粉”技法表露无遗,被评价为居廉极具代表性的花卉精品。

  可以预见,随着时间推移,“居派”艺术在文化艺术发展史上的意义,居廉对广东画坛的贡献,将引起更多学术界与收藏界人士的研究与关注,也令公众得以走近这位岭南画派的一代宗师。

  壹

  居廉精品

  滋养岭南近现代画人

  在画史上,人们习惯将居巢、居廉二人并称“二居”,“二居”善画花鸟、草虫及人物,尤以写生见长。居廉初时学宋光宝和孟丽堂,后吸收各家之长,自成一家,其笔法工整,设色妍丽,在继承和发展恽寿平没骨画法基础上,自辟新径,尤以撞水撞粉法最具特点,以产生秀润亮丽,明暗参差的效果。居廉更开帐授徒,桃李满园。他的画法经弟子们的传承再得以延续,成为晚清、民国时期影响岭南画坛的中坚,一时被称为“隔山画派”或“居派”。

  这次展出的《二十四番花信风图册》等精品,16岁便师从高剑父先生的郑梅痴有这样的评价——

  郑梅痴:《二十四番花信风图册》是居廉极具代表性的花卉精品,被世人誉为“神品”。花叶的正斜倚侧,用笔的轻重疾徐,敷色的厚薄凝畅,无不植根于中华博大优秀的文化传统的土壤之中。这些居廉精品既得岭南花鸟绘画的传统精粹,也滋养了岭南近现代的画人,拉开了岭南近现代画史的精彩序幕。

  高剑父的艺术基因、潜质、技能,全出于居廉在传统上的赋予。他在改革创新的浪潮中,立足于传统国粹之上,延续发展成为“岭南画派”。在高剑父的绘画作品中,大多可看出其传统国画笔墨的情愫,虽禽鸟的形神塑造,树木交接穿插及立体光影的表现,有借鉴西方的迹象,但画中绝无西方意味,并融合在“撞水、撞粉”的表现技法之中。同时,居廉也因高剑父这位颇有成就与地位的弟子,将‘居派’的艺术推向了巅峰,奠定了居廉岭南宗师的地位。“十香园”也就成为了“岭南画派”的“摇篮”。

  贰

  ‘撞水、撞粉’

  岭南画坛独有的花鸟画技法

  “撞水、撞粉”是岭南绘画的特色之法,“撞水、撞粉”技巧中出现的不可重复性,使画面看上去千变万化。“撞水、撞粉”技法非常适合表现广东润泽气候下孕育的花卉,体现它们明亮通透的色彩及水分充盈的特质。古人云:“绘花绘其馨”,花卉形色以外的神采、馨香正是画家所孜孜追求的表现力,是衡量对象能否 “活脱”的重要标志。

  居廉对花鸟形神的准确把握,也得益于他高超的“撞水、撞粉”技法。

  黄浩深:从“撞水、撞粉”技法层面上,可以体现出居派艺术的成就。

  宋代花鸟画已发展出了“分染法”,到明清时期出现“没骨”技法,在此法的基础上,至晚清发展出了“撞水、撞粉”的技法。

  “撞水、撞粉”是岭南绘画的特色之法,其重要特点就是它的过渡渗化效果非常突出。它是以水、墨、色、白蛤粉为材料,在熟宣纸上通过运笔,使水、颜料和白蛤粉自然地流动、撞染,进而使画面呈现出冷暖、纯净、明暗的变化和丰富多变的肌理痕迹,从而表现出绘画对象的质感、纹理和形态,反映了“撞水、撞粉”这一画法的精华所在。

  绘画要注重向传统学习,需在宋人的小品里体会中国画的用笔用色概念,没有传统笔墨基础的“撞水、撞粉”,形同乱撞。同时,也要有生活(包括写生),面对自然,理解自然,“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借物写心乃最高境界。

  许敦平: “撞水撞粉”这一技法渊源和独创之处,跟岭南地域特殊的地理环境及明媚又湿润气候有关,也和当时西学东渐,引领风气之先有关。

  至今,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花鸟画教学中,仍将“撞水撞粉”技法课程作为专业的必修课,将这种独具岭南特色的技法作为学院花鸟画的特色一直延续下来。“撞水撞粉”技法长期以来被认为是一种工笔花鸟画技法,大多学子在“撞”、“水”和“粉”上下工夫,这是一个片面的认识,殊不知“撞水撞粉”的关键仍在于用笔及对“形”的恰当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