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质量不高歧视仍存 修法能否改变现状?
2019-08-13 08:28 来源:百度新闻

  修法能否打破职校“低人一等”形象
  职教生就业易受歧视职业教育质量不高

职业教育质量不高歧视仍存 修法能否改变现状?

  制图/李晓军  

  □ 本报记者      蒲晓磊

  □ 本报实习生  王    蓉

  “蛰伏”了两年之后,“小龙虾学院”一鸣惊人。

  2017年,湖北江汉艺术职业学院设立潜江龙虾学院。两年后,这所“小龙虾学院”的首届35名学生在今年6月27日正式毕业,就业率达100%,其中大部分都走上了“烧虾”岗位,部分学生的月工资达上万元。

  潜江龙虾学院毕业生的高光表现,再次吸引了公众对于职业教育的关注。

  据国家统计局和教育部的最新数据,我国现有中等职业教育学校10340所,高等职业院校1423所,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初步建立。

  成绩固然可喜,但困境同样不容忽视。智联招聘发布的《2019年职业教育人才就业景气度报告》显示,近年来,国内职业教育院校和人才数量持续减少,尤其是中等职业教育人才。

  职业教育如何破局,成为经济社会发展必须要解决的一个难题。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长江教育研究院院长周洪宇近日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相关数据表明,我国职业教育体系已经初步建立,但也要清醒地看到,职业教育仍是教育领域的薄弱环节,总体发展水平与经济社会发展需求还不适应,与人民群众的期盼还有差距。

  “必须尽快修改职业教育法,如此才能使职业教育的发展有法保障、有法可依,从根本上解决职业教育发展所面临的新情况和新问题。”周洪宇说。

  职教歧视仍然存在

  相关资料显示,中职、高职已分别占我国高中阶段教育和普通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但是,社会上对职业教育仍有诸多歧视。

  来自江苏苏州的张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如果孩子高考成绩不理想,宁愿让他复读一年,也不愿意让他去上职校,“大家都觉得上职校的孩子没出息,没什么前途”。

  学生对职业教育的歧视同样明显。就读于南京某职校的张文告诉记者,每年开学,学校都会有很多人退学,“大家都觉得在工厂里上班低人一等,不如当白领来得光鲜亮丽”。

  不仅如此,相关政府部门对职业教育的关注和投入也都比较少,政府部门之间对职业教育总体规划的认识、对职业教育和经济转型发展的关系等方面缺乏共识。

  思想方面的障碍,导致职业教育的发展始终不如人意。

  官方数据显示,近年来中职招生数量呈逐年下降趋势,占高中阶段招生总量的比例维持在40%左右,原先大体相当的“职普比例”正在逐渐失衡。

  周洪宇认为,相关部门及社会都应切实转变观念,营造有利于职业教育发展的良好氛围。职业教育经费稳步增长机制不够健全的问题,应当在职业教育法中明确规定投入责任和标准,加大经费投入。

  “一方面,建立经费投入保障制度,明确各级政府对职业教育经费投入的责任和比例,明确职业教育经费在本地区教育经费投入中的比例,制定完善职业学校和职业培训机构的学费收取、管理使用办法。另一方面,建立教育附加费用于中等职业教育立项、审计、责任追究制度,并作出规定,城市教育费附加安排用于职业教育的比例,一般地区不低于20%,已经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地区不低于30%。”周洪宇说。

  教学质量难以保证

  教学质量参差不齐,一直是职业教育的痛点。

  职业教育与普通中小学教育不同,除了文化课的学习之外,更注重实践能力,是以就业为导向。因此在教学安排中,学生的操作实验课占比更多。然而,许多职校为图一时方便,在安排上大多以理论教学为主,实操课程很少。

  “有的专业需要用到仪器设备,但这些设备不仅数量太少,而且过于陈旧,难以满足学生需求。操作课的时候,三四个人用同一台仪器都很常见。有时候仪器坏了,老师就让我们看书。”张文说。

  除了硬件设施,软件设施也是职业教育的软肋。

  尽管教育部一再强调要充分重视和强化职校的实训环节,但在大多数的职业学校,实训教师依旧是屈指可数。在江苏扬州某职校工作的李阳告诉记者,现在招聘教师都是教育局统一进行考核,学校无权过问,招聘来的教师大多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学历是有了,但是实训指导能力明显不足,这些教师与职校实训岗位的特殊需要严重脱节。

  与此同时,高离职率让本就缺乏实训经验教师的职业院校“雪上加霜”。对于这一点,张文深有体会,“仅在第一个学期,就换了三个班主任,我都已经习惯了”。

  “学生难管、外出培训机会少、待遇低、年轻教师看不到发展空间,是离职的主要原因。”李阳说。

  除了校内教学问题,校外培训方面的问题也不容忽视。